《马拉松》:每一个生命都可绽放

  • 时间:
  • 浏览:38

  《马拉松》:每一个生命都可绽放

  

  马拉松不是治愈自闭症的良药,但能治愈世俗对生命的偏见。

  韩国影片《马拉松》是一部令人心酸的电影,一个自闭症儿童家庭的百种苦楚和无奈通过流动的画面向你涌来,只有楚元的奔跑能给母亲带来欣慰的笑颜。

  一个有自闭症儿童的家庭的日常是怎样的?一个自闭症儿童的母亲的生活是怎样的?我们无法想象,影片给出的也不是全部,只是一鳞半爪,在母亲或平静或焦虑的面孔下隐藏了多少辛酸,一个外人是无从知晓的。

  单单培养一个自闭症儿童的日常生活自理的习惯就是一项宏大繁琐的工程,遑论教授语言,片中妈妈庆淑生活的重心全在楚元身上,因为这个孩子她可能不能像其他人一样正常工作,正常休闲,正常享受生活;因为楚元,她与丈夫分开,没有正常的夫妻生活。影片虽然没有交代这对夫妻是如何分开的,但一定与楚元有关。

  马拉松不仅仅是一种救赎

  楚元喜欢跑步,喜欢奔跑的感觉,这对于他来说,也许是一种救赎。你无法理解一个自闭症患者世界里,喜乐与悲痛的分界,也无法体味奔跑带给他的快乐。母亲庆淑发现了楚元的喜悦所在,就不遗余力的鼓励他练习长跑,并参加了10公里的比赛,楚元取得了第三名的好成绩。这一成绩让母子获得了琐碎、酸楚生活中难得的蜜糖,从此,母亲执着于让他的特殊的儿子做出超越常人的举动——跑马拉松。

  上帝关上一道门,会为你打开一扇窗。在世俗人对自闭症的观念中,他们总有一些特别优异的禀赋,比如电影《雨人》中达斯汀·霍夫曼饰演的自闭症哥哥对数字和计算的天赋。庆淑也曾对楚元的计算进行过培养,但楚元这方面的才能平平。

  跑步是庆淑对儿子期望的救赎,也许这能让她在生活的日常中抬起头来,能给她带来更多自信和自豪感。

  跑步对楚元来说,是一种别样的生命绽放;对庆淑来说,则是一种救赎,是她生活中唯一的亮色。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马拉松

  马拉松,对没有跑过的人而言,是一种严酷的考验,令人望而生畏,且心生敬仰;但对跑过的人来说,那就是一种运动,一种享受奔跑感觉的运动而已。

  在一个马拉松跑者的眼中,电影《马拉松》就运动而言只能说是差强人意的。影片中楚元的教练,一个曾经的波士顿马拉松的冠军选手或者至少是优异跑者,竟然抽烟。倒不是说马拉松跑者不能抽烟,但是抽烟绝对影响马拉松成绩。一个抽烟的人,马拉松成绩是不会太好的。

  楚元训练时,教练在旁边的椅子上懒洋洋的坐着或者躺着睡觉,这对于跑步爱好者来说,简直叔可忍婶不可忍,绝对是浪费生命。

  马拉松,考验的不仅仅是体力,更重要的是毅力。在没跑过马拉松的人眼中,马拉松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每年都要跑几场马拉松的人眼中,马拉松就是跑得时间长一点的一次跑步而已。

  电影《马拉松》告诉世人,无论多么卑微,每一个生命都可以绽放!

猜你喜欢